议政建言  
关于加快剥离四川国企社会职能的建议
2018-04-13

执笔:郭美安


2016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大力推进国有企业改革,加快剥离国有企业的社会职能,解决历史遗留问题,让国有企业瘦身健体,增强核心竞争力。

一、目前国企办社会的基本情况

(一)存在社会职能的国企已较少

在调查的136家国有企业中,目前只有38家还存在企业办社会的情况,占比约为28%,不足三成。调查涉及的16个市(州)中,除成都办社会的企业相对较多外,其余市(州)较少。成都调查的33家国有企业中,有21家表示已全部剥离社会职能并转交由政府或社会管理,有36.4%的企业还存在社会职能。而眉山调查的10家国有企业中9家没有承担社会职能,仅中国中车眉山车辆厂为此次调查中唯一存在社会职能的企业,目前还承担着供电、中小学教育、医疗服务、电视传播等社会职能;在内江,市国资委提供的数据显示,截止2016年5月现有国有企业集团公司5家(下属子公司共24户),均未有企业承担社会职能的情况,

泸州市调查的20家企业中,除泸天化(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外,其余19家国有企业已于2013年前完成了社会职能的剥离工作,医院、学校、物业管理等均已移交地方。

(二)国企承担的社会职能已大为减少

调查中,有关部门反映,绝大多数国企的社会职能剥离工作开始较早,大部分社会职能已剥离,目前仅剩下部分职能。如,中车资阳机车有限公司的前身是南车资阳机车有限公司,是资阳市规模最大的国有控股企业之一,过去企业曾经拥有医院、学校、公安分局和物业管理等诸多社会职能,经过改革,已成功将医院、学校和公安分局等社会公共机构剥离给了当地政府,目前仅承担供水、供电、供气及物业等“三供一业”和离退休人员管理的社会职能。

(三)从事社会职能工作的员工数占比较低

调查的还存在社会职能的38家企业中从事社会职能工作的员工数有2661人,仅占企业员工总数的3.8%,但各企业情况不一。在成都,成都海蓉特种纺织品有限公司有45人,占企业员工总数的7.6%;攀钢集团成都钢钒金堂钢管有限公司有33人,占企业员工总数的7.0%;而四川中科倍特尔技术有限公司只有6人,仅占企业员工总数的2.3%。在攀枝花,攀煤集团有限公司从事社会职能工作的1760人,占企业员工总数的比重达12.1%;而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从事社会职能工作的只有478人,仅占企业员工总数的2.9%。在乐山,四川嘉阳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从事社会职能工作的人数216人,占企业员工总数的8.0%;而东方电气集团东风电机有限公司1555名员工中只有9名物业管理人员,只占0.6%。

(四)国企办社会的投入已不多

据调查,2015年38家存在社会职能的国有企业因承担办社会职能所投入的费用为32005.8万元,仅占企业年收入的0.29%,企业总体的投入已不太多,但各企业投入比重有差异。在成都,

成都海蓉特种纺织品有限公司2014年和2015年投入的费用分别为64万和58万元,所占收入比重分别为0.42%和0.45%;攀钢集团成都钢钒金堂钢管有限公司2013年、2014年和2015年投入的费用分别为148.5万、130万和112.5万元,所占收入的比重分别为0.25%、0.29%和0.50%;四川中科倍特尔技术有限公司近3年投入的费用均为152万元,所占收入比重分别为1.17%、1.07%和0.50%。在攀枝花,十九冶集团有限公司2015年企业投入费用2500万元,占企业年收入的0.23%;攀钢集团有限公司2015年企业投入费用28182.14万元,占企业年收入的0.66%。在资阳,中车资阳机车有限公司2013-2015年所投入的费用分别是1000万元、1200万元和2000万元,分别只占企业年收入的0.3%、0.3%和0.6%。

二、国企社会职能剥离中存在的问题

(一)剥离费用企业承担着大头

据调查,目前在剥离社会职能工作中,国有企业是剥离自身社会职能的费用承担主体。如,中国中车眉山车辆厂的企业生活区供电改造项目,由政府和企业双方共同出资,项目总费用支出达3856万元,企业出资2664万元,占比达69.0%;供水改造项目由眉山市人民政府及项目法人、眉山市供排水总公司和中国中车眉山车辆厂出资,总费用支出约5333万元,其中企业出资1687万元,占比为32.0%。又如,中车资阳机车有限公司在10多年前的国企改革中,已成功将医院、学校和公安分局等社会公共机构剥离给了当地政府, 2014年该企业成立431社区居民委员会办公室(简称“社区办”),专门负责企业离退休人员的管理,目前有5名企业职工负责日常管理工作。为彻底剥离社会职能,经与地方政府协商,企业拟在3年内将社区办移交至地方政府,但协商的条件是企业提供不少于500平方米的办公用房,每年给予地方政府不菲的管理费用,企业反映剥离工作难度较大。而且,目前只是口头协商,还没有正式签订协议,移交工作未有实质性推进。

(二)部分企业内退人员负担较重

在38家具有社会职能的企业中,2015年末有离退休人员86340人(含内退),占在职员工的53.6%。从企业反映的情况看,虽然国企离退休人员的工资主要由社保负责。如成都海蓉特种纺织品有限公司离退休人数共计809人,占在职员工总数的137.4%,其工资社保负担97.5%;攀钢集团成都钢钒金堂钢管有限公司截止2015年末离退休人数共计1003人,97.2%的离退休人员工资由社保负担。

但值得注意的是,部分企业内退人员(未达到退休年龄而待岗休息人员)负担较重。如,攀钢集团成都钢钒金堂钢管有限公司的内退人员占2.81%,其工资等全部由企业负担;五粮液集团因承担着内退人员的工资福利待遇,每年内退人员占地领生活费(由于历史遗留问题本该纳入社会低保范畴现由企业承担)为1350万元费用。

调查还发现,少数国企尚存在对离退休人员的补贴情况,其形成的负担也较重。如中核建中集团反映,企业对离休、退休人员的医疗、生活补贴负担较重,2015年支出的费用达6433万元,占企业年收入的1.2%;自贡硬质合金有限责任公司因剥离前后的职能结构如学校等的离退休人员养老待遇不一致(剥离前的离退休人员是按企业人员标准享受养老待遇,而剥离移交后离退休人员是按事业人员离退休标准享受养老待遇),因此离退休人员意见较大,企业每年不得不为补足其差额而“买单”,这在自身经营状况不太理想的情况下,给企业造成了较重的负担,也隐含着一定的社会矛盾和不稳定因素。

(三)剥离的费用由地方承担有难度

据有关部门反映,目前各地或多或少有一批国企需要剥离其社会职能,但在剥离企业相关社会职能的过程中,费用的承担主体难以确定。而剥离过程中可能产生巨大的费用,企业自身承担能力有限,各地政府也有较大困难。

(四)剥离后对企业员工的影响较大

调查中,不少企业反映被剥离人员的思想问题、再就业问题以及原本生活在企业周围的老职工的生活所需问题等,对企业员工的生活和福利影响较为突出。如,中国中车眉山车辆厂在剥离社会职能时,政府不接收相关人员,给企业带来一定困难;在剥离厂办医院后,厂办医院搬往市区,企业的生活区没有了医院,两万余人就医困难,职工及家属意见很大,纷纷希望政府能在生活区办一所公立医院,方便职工看病就医。

三、剥离国企社会职能的相关建议

国有企业由于其特殊的历史背景,其改革往往面临着复杂的问题与困难。因此,如何推进国企改革,加快剥离国企社会职能,尚需政府、相关部门、企业各方共同努力。

(一)做好企业员工再就业工作

制定积极的就业政策,促进国企相关人员再就业;制订相关法律法规保障劳动者的权益,为国企职工再就业和创业提供良好环境。

(二)有效整合企业剥离资产

对剥离的企业社会职能留下的资产进行有效整合,如结合地方发展规划、城镇化建设同步推进,甚至融入其中。

(三)改革尽量方便企业职工

对剥离后的相关惠民的公共服务场所要尽量保留,以满足企业职工生活所需。

(四)积极为企业剥离社会职能提供资金支持

目前,在剥离工作中,企业是剥离自身社会职能所产生费用的主要承担者。但是,剥离社会职能过程中的资金投入给不少企业带来经济负担,甚至影响了企业正常的资金运转。为此,相关部门要积极协调或配合,尽力解决企业在剥离社会职能过程需要的资金问题,以减轻企业负担,加快企业剥离办社会职能的步伐。

(五)认真做好剥离后的相关善后工作

企业剥离社会职能过程中,最困难的是相关人员的安置和安抚问题。因此,相关部门要支持并配合企业做好剥离后的收尾工作,如加强对剥离人员进行再就业岗前培训、做好被剥离人员的思想工作等,以最大限度减少剥离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该文在2017年被中央统战部采用)